章节目录 O.3清晨间的春梦

????no.3清晨间的春梦

????到底是因为没了被子盖觉得冷?

????还是他睡相变差了?

????第二天罗亦辰醒来,发现自己正从背后抱着杜予璐,双腿与之交缠,她身上的裙子被翻到腰上只剩下一条薄薄的丝质内k遮挡xia0x。明明一张大床,却两人都挤在一边,暧昧的微红不知不觉间爬上他的耳朵。

????微微发热的大掌m0上她洁baineng滑的大腿外侧,一直游走到腿根处隔着内k用手指来回触m0,她的男友也会这么对她吗?把她压在身下双掌蹂躏这对丰满有弹x的jur,roubang在她x里进出捣弄,或是握住这h蜂腰从背后狠c她。

????单单是想象就已经让他下身的巨根肿涨不已,解开k头露出巨根,一个翻身把她压在身下,抓着双腿大大地分开把巨物抵在她的xia0x上轻轻顶弄起来。

????”唔~~”杜予璐还在睡梦中,动了一下头却没有醒过来,梦里那般的甜蜜,他的ai抚他的吻让她迷恋,火热的大掌正覆在她的jur上,捏出各种奇异的形状,那根巨物顶着她的xia0x,又粗又热,那圆润的guit0u~~

????啊~~xia0x好痒~~想要他~~想被他填满~~啊~~~“啊~~”杜予璐情不自禁的梦语让罗亦辰身下一顿,这声就像是在邀请,邀请他去t0ng入那cha0水泛lan的sa0xue。

????“啊~~啊~~”

????罗亦辰俯身吻住这不断langjiao的小嘴,同时下身继续着顶弄,隔着内k却像是要冲破内k一样,对着x口不断地顶入,把软柔的布料一点点地顶入xia0x里。

????sh热的舌头挤进她口腔里索取着她的蜜汁,想把她染上自己的气息,想把津yes满她的sa0xue,想让她全身都遍布自己的痕迹。

????不知从何时开始有了这样疯狂的念头,他一直认为自己ai的是未婚妻,可对杜予璐却产生了不该有的q1ngyu,若没有那段y差yan错的婚约,他和她之间又会是怎样?

????”唔~~啊~~唔~~”被吻得难以呼x1,在梦里的吻也这般的真实,柔软的嘴唇,sh润的舌头,专属于他的味道,“唔~~”微微睁开双眸,朦胧间他的脸近在咫尺。

????杜予璐吓得赶紧闭上眼睛。

????真的是他?

????这只是个梦!只是梦!

????可他的舌头就在她的嘴里翻搅着,大掌r0un1e着她的shangru,那根巨物,那根烫人的巨物正隔着一层薄薄的内k在顶她,顶得她yshui直流。

????这真的是罗亦辰吗?

????或是他受刺激过度了,把她当xa娃娃发泄?

????无论是那种,若此时她醒来,场面必定非常尴尬,说不定连好友都做不成了。

????在她胡思乱想间,罗亦辰咬着她耳根,把她的内k拨到一边,guit0u正对着x口蓄势待发,“嗯啊~~阿岩~~”她怕罗亦辰真的c进来,只能装着自己梦见男友。

????果然罗亦辰的动作停住了,从她身上起来去了浴室,待水声从浴室里传出,杜予璐才再次睁开眼睛。

????杜予璐忙拿过被子盖着腿,xia0x里痒意并未全消,听着浴室里传来的水声,他健壮的躯t在她眼前浮现,那紧实的腹肌~那根巨物~~

????手不自觉地m0向xia0x,夹着花核玩弄自己,幻想着他突然推开浴室的门看见在wei的她,走过来把她压倒在床上,用他那濡润的嘴唇hanzhu她的y1nhe,粗厚的舌头在上面来回扫动,”啊~~”

????罗亦辰在浴室里自然听到她的jia0yin,靠在墙上用手套弄着roubang,上上下下近百下才发泄出来。

????等他从浴室出来,看见杜予璐待坐在床上,一双yutu1藏在被褥中,杜予璐不是很敢起来,总觉得xia0x里流出的yye把床单和被子都弄sh了,羞红着脸起来也不是不起来也不是。

????”一早起来就想小男友了吗?”想起她刚刚叫了男友的名字,罗亦辰心里有点堵。

????”……”杜予璐不知怎么回答,逃避一样拿起身旁的手机划了好几下,有些失望地扔回床上,把自己窝回被褥中。一堆人跟她说生日快乐唯独没有自己男友的,虽然她理解公司的事情重要,可连句生日快乐也没有就真的有点……

????失落,郁闷,心堵。

????明明约好了一起来开罗过生日,最后还是只有自己一个人,这种有男朋友却像单身,在恋ai却无热恋期的感觉让杜予璐有些迷茫。

????罗亦辰走到她身边,想把她从被子里挖出来,”好了,我们去过生日也一样不是吗?”罗亦辰挺理解这心情的,因为他也一样等着那个从不记得他生日的人来跟自己说句生日快乐,很多年来也只有杜予璐会带着蛋糕和礼物来给他过生日。

????”我想坐游艇”

????”好。”

????”我要去阿布辛贝勒神庙”

????”好。”

????”我要夜游尼罗河”

????”好好好,都依你。”

????把被子掀开露出一双红通通的眼睛看着罗亦辰,伸出双手圈着他脖子抱着他,”谢谢你,罗亦辰。”带着哭腔的声调说不出的委屈与可怜。

????”你还不起来准备,我们的行程可紧得很,小傻瓜。”拍拍杜予璐的背安慰她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