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黑狗(三)

????岑歆回到家中,猛得把窗帘全部拉上,家中的窗帘,是她亲自去选的,全部都是遮光最好的。

????她睡眠不好,一有点动静,有些光都没办法入眠。

????一个人靠在墙角,想起白天见到的情景。那首歌,她从手机下载下来,一遍遍听,放着。

????她一定听过这首歌,闭上眼,狠狠地回想,似乎有个nv子经常会轻轻哼唱。脑海里记忆的碎片,一点点拼凑。可是,每次每次,都要想起一点的时候,总有种力量狠狠地捏碎,又剩下一片空白。

????岑歆恨,她恨,为什么忘记,为什么还是那么懦弱,为什么不想起来,为什么指控那天,什么都说不出口。

????紧紧环抱住自己,头埋在膝盖间,慢慢的,岑歆甚至开始记不得那天的场景。

????心底里,那种无能无力,那种无助的感觉,像洪水猛兽一样将她侵袭。

????岑歆,曾经患有很严重的抑郁症,明明很清楚现在的想法是错的,清楚这样下去只会让自己陷入更深的漩涡。可是,没有办法,心里那种无法掌控自己行为的感觉,快要把她吞噬。

????今天只是见到那么一个人,只是听到一首歌,为什么?就成这样,我到底,在哪听过?她深深呼x1,深深的换气,努力地慢慢让自己平静下来。

????不敢抬头,手控制不住的颤抖,伸手去找手机,m0到一片冰冷,手指一片乱按,音乐戛然而止,混乱的世界,一点点恢复,开始听见外界的声音。

????她深深呼了口气,仰着头靠在墙上,又一次,把自己b入si角。冷汗过后,身上一片sh粘,无力起身,闭上眼慢慢静下来,睡了过去。

????梦中,她不知道是在哪,四周一片黑暗,她听到一声喊救命的声音,想上前,可是有人捂住她的嘴巴,紧紧的抱住她。梦境真实的能感觉到控制住她动作人的痛苦,那人是拼了命的困住她,却浑身颤抖。

????她努力地挣脱,手却用不上力,只能听着,一遍遍撕心裂肺的救命声。

????“岑歆,岑歆。”

????隐约中,似乎听见有人再呼喊她的名字,猛得,梦境轰然倒塌,她睁眼,迷茫的看着四周。

????怔怔的看着面前的人,面上一片sh润,伸手触m0,才发现已经泪流满面。

????陆衎面无表情的起身,猛得把窗帘拉开,他又蹲下,与她平视。

????“岑歆,醒了吗?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????岑歆闭眼,无暇顾及自己一脸狼狈,屋内没有开灯,屋外黑夜早就已经来临,今夜没有星星,天也b平时要黑些,似乎有一场暴雨。

????黑暗中,陆衎看着,心被揪住一般。哭过的眼睛肿肿的,面se苍白,他刚刚叫醒她的时候,她浑身都在发抖。

????这样的情景,这五年来,他看过无数次。只是,这两年她控制得很好,没再发作过。

????想到每一次,他都只能静静地待在她身边,等她自己走出来。他每次,都恨不得替她去承受。

????第一次见岑歆,她那时候很瘦,小小的一个蜷缩在墙角,白se碎花裙上,沾染上一片片血迹。

????那时他还不是刑侦队长,南城发生一起连环杀人案,当时的程国梁亲自负责这起案子。犯人的反侦查意识很强,现场几乎没有任何线索,作案时间没有规律可循。

????突然有一天,他们接到报案,是一个nv孩的声音,而且,她曾经是si去的刑警岑泊远的nv儿。陆衎的父亲刚好下来检查工作,他听到后亲自带队。

????只是,等他们到时,客厅里,满是血腥味。当时唯一还有清醒的只有岑歆,程国梁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去,她突然拿过一旁的刀,却猛然的要刺向自己。陆衎是最先回过神的,他飞快的上前踢掉了刀,岑歆晕了过去,一手却紧紧的拉住他的k脚。

????他记得,他把她抱上救护车的时候,嘴里一直喃喃道:“为什么,还要活着?”

????陆衎陷入深深的回忆。

????十几分钟过去了,岑歆慢慢恢复了冷静,白天,她又把自己b到si角。现在闭上眼,慢慢的回想一切,她甚至没来得及问,今天亭子里的nv子是谁?却被这首歌给引导进了陷阱中。

????“呼~”

????她呼了口气,抹去眼角的泪珠,睁开双眸,面se也慢慢有些血se,嘴角g起一抹虚弱的笑说:“老陆,我骗你了,其实我想看,当年尸检报告才考试的。”

????陆衎回神,在心里松了口气,却又在听到这话时,心中的石头又被提起,悬在空中。

????“我刚刚梦见,有个nv孩一直在喊救命,但是有个人,却紧紧的捂住我的嘴。她在哭,在害怕。那人,是我的妈妈,而,呼救的人,是岑栖。”

????“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?”

????眼角还有滴泪水,随之而下,落入脖颈间,不见踪影。陆衎面无波澜,似乎,他已经预料到。

????岑歆微微仰头,她笑了笑,继续说:“我今天,在青山湖旁的亭子里,看到一个nv的,她手机里,放着一首歌,很奇怪,我曾经听过,它前段是忧郁的星期天,后半段,却是禁曲黑se星期五。”

????天se渐暗,空气沉闷,岑歆已经睡去。

????陆衎轻轻退出了岑歆的房间,带上房门,客厅的窗子外,夜空中蒙上了一层乌云,空中,闪过一道闪电。他又重新检查了一道窗子,拉上窗帘才离开。

????来到楼梯口,顷刻间,大雨毫无预兆的落下,他抬头看了下天,车子还在十米外的停车场,只好脱下外套,抖抖顶在头上冲向车子。

????上车的瞬间连忙关上车门,衣服已经sh得能拧出水来,只好扔到后面,驱车前,抬头看了下岑歆房间的位置,忧思重重。

????她笑着,却含着泪问,你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吗?岑栖的尸检报告,他看过,自然清楚,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。

????可是,岑栖si了,她母亲si了,指证那天,岑歆却看着那人什么都说不出口。

????陆衎闭上眼,总感觉到,她真正想起的时候,就是留不住她的时候。

????岑歆听见雨声就惊醒了,她睁开双眸,起身。屋子很黑,屋外哗啦啦的雨声,她走到窗前,拉开窗帘一角,闪电忽然落下,紧接着的,是震耳的雷声。

????雨下得好大,她就静静地站着,楼下陆衎的车还没走,车灯闪烁,也只能在这样的夜晚,她才敢流露出一点点心思。

????清秀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,她不懂对陆衎什么感情,更不懂他对她的心思。只是知道,因为陆衎,她岑歆才有了想活下去的念想。

????然而,经过今天,她心底有种强烈的念头,过去的真相,远b他们想象的要残忍。大家都知道岑栖,她母亲梁嘉沂受过什么伤,可全家就她一个完好无损,好好的活着。那样的家庭,怎么可能就她一个人好好的?

????也正因为如此,她怕,如果她真的满身wuhui,可真的,会失去他了。

????“哗!”她猛得拉紧窗帘,屋子陷入一片黑暗,她也没入黑暗中。

????陆衎坐了将近十分钟,雨势没有丝毫变小的趋势。心思无限回旋,却都是她的模样,从衣服里掏出烟盒,才发现已经sh透。

????“靠!”

????无奈驱车离开,回去的路上,雨越下越大,才到半路,前方已经漫起了水。

????陆衎更加烦躁,越发想弄清楚岑歆所说的事,他猛得调转车头,又折回局里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